国安“新人”为筹备队播种

  斯坦利:有一个故事想要和大家分享,1999年我退役的时候,阿贾克斯俱乐部给了我两个筛选,进入管理层,或者当一名实习教练员。我的决议是成为一名教练,不过我在结束实习期后并没有留在阿贾克斯,而是去了荷兰业余联赛的一支球队,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成为了一名教练,后来也曾经担当国家队的门将教练。至于起因,很简略,我希望把我的足球经验传授给更多喜好踢球的年轻人。

  北青报:回看你的执教阅历,并未带过一支青年队(预备队),这次为何会接收这样的挑战?

  培育预备队球员

  至于为何来到北京中赫国安,斯坦利表示:“我小时候生涯在苏里南,那里有很多中国人,对中国文化我十分感兴致,我愿望摸索不同国度的文明,也乐意把我的足球教训传授给北京足球的年轻人,新赛季,盼望队员们能在国安成熟的体系中展现自己的程度。”而他自己也坦言,从“收获到收成”的进程让他异样满足。

  北青报:是否简单介绍一下你的球员经历?

  想享受“播种到播种”的过程

  北青报:新赛季,国安预备队的成员大都以99年事段为主,这比其余15支中超球队预备队成员的平均年龄要小2岁,你是否做好了以小打大的准备?

  斯坦利:和良多欧洲的职业球员一样,我的足球生活也是从街头踢球开端的,12岁的时候阿贾克斯的球探找到了我,然而当时家长不愿让我放弃学业,所以就不去那里踢球。但后来我的表现被更多人认可,16岁那年,我决定接受阿贾克斯的第二次邀请,开始了职业生涯。在效率球队期间,克鲁伊夫曾经是我的教练,给了我许多援助,我的位置是门将,除了阿贾克斯之外,还曾效力于埃因霍温、法国的波尔多以及比利时的球队,1999年我重回阿贾克斯退却役。

  北青报:将近20年的职业球员经历对于你执教到底有哪些帮助?

  斯坦利:我小时候在苏里南长大,那里有很多中国人,对中国文化我非常感兴趣,小时候就能熟练地利用筷子。所以当帕特里克(现任国安青训总监)向我发出邀请的时候,我很快就允许了他。

  对于我来说,曾经在非洲和欧洲不同国家执教的经历让我很愿意去探索不同的文化,更重要的是,预备队和一线队的基本风格和情况都比拟类似,球员们则等候有更多发展的机会,我想我可以赞助到他们,所以我就来了。

  职业目标

  北青报:你提到,已故荷兰名帅克鲁伊夫先生曾是你的教练,和他共事的经历让你有何收获?

  斯坦利:这确实是一个我需要面对的问题,准备队每场比赛的人员配置会有动态调剂,由于除了预备队的成员之外,竞赛阵容还会有一些从一线队调解下来的队员以及其余梯队上调进队的球员。因此,咱们须要构建一个相对完整跟成熟的战术体系,让每个在体制里踢球的球员都能体现本人的价值,有了系统的保障,即便是均匀年纪不占优势,我信赖这些年青人以及一线队和其他梯队的球员,也都能有所播种。

  国安“新人”为筹备队收成
   斯坦利・门佐师从克鲁伊夫 生机造就年轻球员用脑踢球

  北青报:为什么会决定中国?为什么会取舍北京中赫国安?

  供图/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

  北青报:球员退役后都有不同的抉择,你为何走了职业教练员这条路?

  斯坦利:我认为重要是那些宝贵的经历让我学习到很多常识,成长很快。这么多年的球员生涯,我见证过很多辉煌的时刻,也经历过低谷。

  欲望把足球经验传给更多年轻人

  作为球员,我曾经跟克鲁伊夫、范加尔以及本哈克等很多宏大的教练配合过,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货色积累了很多教训,事实证明,最终这些货色并变成了我最宝贵的财产。可能我永远也不能成为他们,但这些经对于我当初的工作有着很大的帮助。

  那边国安一线队正在葡萄牙冬训备战即将开始的新赛季,这边国安预备队的球员们也没有“松劲”,目前正在昆明训练和比赛的他们迎来了一位新面孔――新任主教练斯坦利・门佐。实在55岁的他已经到队有将近1个月的时光,只是这次昆明之行是他第一次全权负责球队的训练和比赛任务。北青报记者昨天专访了这位身材魁梧的预备队新帅。

  加盟国安

  我之前在南非的俱乐部,以及阿贾克斯青年学院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有些年轻人当初已经踢出了名堂,这个从“播种到收成”的过程让我感到无比满足,也违心连续从事这样的工作。

  文/本报记者 张昆龙

  如何用脑筋踢球

  斯坦利:他对于我职业生涯还是无比主要的,只管我是一名门将,然而他在练习和比赛的时候会让门将去承担一个后卫线“清道夫”的角色,而在由守转攻的时候,门将则是进攻第一个动员点,这在之前是不浮现过的。换句话说,克鲁伊夫先生让咱们守门员知道,这个地位不仅仅靠手,还能够用脚去组织进攻。这对于我之后执教的理念也有很大的辅助。

  北青报:目前已经带队将近1个月的时间,那么新赛季,渴望给队员们带来什么样的变革?

  斯坦利:切实我刚成为教练的时候,并没有太多耐心去培养年轻人,总是想成为一线队的教练,因为那样才华体现我的价值和水平。但这么多年的率队经验告诉我,足球的发展需要靠年轻球员,所以在最近多少年执教一线队的过程中,会更加关注年轻人的表现,可能说现在我更乐意去培养年轻人,发掘他们身上的潜力。我会运用我的经验去帮助他们成长。

  统筹编辑/汪浩舟

  斯坦利:对于中国球员来说,他们大都比较内向,我活力这些年轻人可能放开自己,敞开心扉,同时要培养他们开始思考如何踢球,如何用头脑踢球,毕竟教练只是起到一个引导的作用,真正踢球的是他们自己。另外我希望年轻人要保持对于赢球的愿望,我也会通过日常的训练和比赛去激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