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偏见,是时候,从新理解日本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偷袭珍珠港,拉开了美日交战的序幕,双方在太平洋战场暴发了惨烈的战事。经过两三年苦苦的鏖战,美国终于占据优势,眼看日本的败局已定,然而与此同时,美国也发现日本这个敌人的特殊之处,“在美国经历的所有大国之战中,日本是最令其头痛的一个对手。这个对手的思维跟习惯比较特别,在与其余国家的战斗中非常少见。”

了解一个国家,首先就要抛弃先入为主的成见,并且尽量克制自己的感情和固有的思维方法,才有可能得到凑近事实原形的观察和论断。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想要用更少的代价来战胜敌人,就必须充分研究它,懂得它。于是,美国动用了各方面的专家学者来研究日本、理解日本,以制定战后的对日政策。其中就包括了本书的作者、著名的文化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从1944年起,本尼迪克特就开始着手研讨日本,研究的成果就是这本《菊与刀》。

日本,一个谜一样的国家:他们生性好斗又谦和有礼;他们遵照传统的伦理道德又欢迎新的生活方式;他们爱惜日常生涯的“小确幸”又穷兵黩武、崇尚暴力;他们在战役中落荒而逃又能快速崛起、并且跃升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他们极其重视个人名誉又侵略其余的国家....,这真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爱恨交织的国度,让人着迷的同时更让人困惑。如何正确的看待日本是摆在咱们面前一个不小的艰苦。

而谈到意识日本、懂得日本的公民性,有一本书不可不读,这就是美国有名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的经典著述《菊与刀》。

1946年,《菊与刀》首次出版发行,就以其不凡的见解和精准入微的判断深刻分析了日本的国民性、文明和深层心理机构,一举成了古代“日本学”的鼻祖,解读日本的最佳入门读物,畅销70年,被翻译成30种语言,累计销量超过八千万册,并且直接影响了美国政府对日本的接受政策,借用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对此书的评估:“我了解这个民族就是从《菊与刀》开端的。”

在本书的第一章,本尼迪克特就讲述了这本书的缘起跟研究日本时需要留心的事项,“在战斗中痛骂对方很容易,但要真正懂得对方却并不轻易——这正是我研究的目的,其核心问题是日本会如何举措,并不是咱们处于他们的田地会如何。”